以事实不清
2020-07-07 22:3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鉴于被告人曾某具有上述法定从轻情节,且被害人有过错,认定被告人曾某的犯罪行为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判决被告人曾某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免于刑事处罚。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据劝架的女学生称,和女档主发生口角是因香烟价格,“我同学讲12元一包,档主要13元一包,我同学说外面才100元一条,档主就说要向我同学进货。之后档主骂了我同学,我同学也骂了她一句,我们就离开店了。”这位女学生称,档主从店里追出来,“我走在我同学的后面,档主冲到我同学前面,打了我同学一巴掌,两个人拉扯起来。”此后,见女档主晕倒,“我同学马上打了120”。

在拉扯过程中,姚某突然晕厥倒地,被告人曾某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姚某被送至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旁边一家手表店的店主目击了该事件全过程。他称,事发时他在档口外洗碗准备吃饭,看到两名女子在拉扯,还有一名女学生在劝架。档口女老板扯住女学生的围巾和衣服,学生扯着女档主的头发,踢了几脚。女档主差点摔倒,马上又与女学生继续拉扯和对打。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法医检验鉴定书证实被害人姚某生前患有心脏病,在外伤、情绪激动等情况诱发下可能导致死亡。综合全案证据,在两人互相拉扯对方的过程中,被告人曾某应当预见而由于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可能造成他人受伤或死亡的风险,从而诱发被害人姚某病情骤变而死亡,被告人曾某的行为与被害人姚某的死亡结果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曾某的辩护人杨高峰表示,在医学实践中,心源性猝死可以发生在睡梦中,也可以发生在清醒状态下,死亡发生于各种原因刺激下。本案中,拉扯等行为过程中会伴随着情绪激动,情绪激动也常常是争吵、扯打等行为的原因,行为又会加剧情绪的波动,本案中扯打、情绪激动等刺激因素属于外因,心脏病是内因,急性心力衰竭是外因通过内因发挥作用导致的结果。

“不知是踩空还是没有拉住对方,女档主突然躺在了马路上,一动不动。”目击者称,因为正下着雨,怕女档主淋雨,他赶紧过去和刚才拉扯的女学生一起,把女档主扶到人行道的椅子上坐下,并报警。

该案审理阶段,被告人曾某以及法定代理人与姚某的家人达成调解协议,一次性赔偿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共计46万元。姚某的家属对曾某的行为表示谅解。

经法医鉴定,姚某系因打斗、情绪激动诱发心脏病发作致急性心力衰竭死亡。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曾某立刻拨打120急救电话抢救被害人,并在老师陪同下前往派出所接受调查,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可从轻处罚。被告人曾某犯罪时年满16岁未满18岁,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曾某赔偿了被害人损失,得到被害人家属谅解,且被害人在双方口角结束后,又冲出档口追上被告人曾某,先殴打被告人曾某,被害人在案发起因上存在过错,可以对被告人曾某从轻处罚。

杨高峰律师认为,在尸检报告中,缺乏对酒精和毒品的检测,对于先天性心脏病、情绪激动、拉扯三个因素对死亡结果的关联度没有鉴定说明。其为被告人曾某做无罪辩护。2017年11月9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18年5月17日,公诉机关以证据发生变化,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决定撤回起诉。5月31日,法院经审理认为公诉机关撤回起诉的理由符合法律规定,裁定准许公诉机关撤诉。

免责声明: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12月9日12时许,被告人曾某(1999年出生)与同学到荔湾区龙津东路802号东复商店购买香烟,因香烟价格问题与被害人姚某(24岁)发生口角,被告人曾某没有购买香烟离开商店,被害人姚某随即从商店里冲出来拦住曾某并动手打了曾某一巴掌,继而双发互相拉扯扭打。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rx52y0.cn河南省巩义市烤鲁商贸有限公司 - www.rx52y0.cn版权所有